华为5G海外市场现转机,董事长梁华详解后续策略

华为5G海外市场现转机,董事长梁华详解后续策略
华为董事长梁华

  欧洲北美等发达国家是否采用华为5G设备对华为意义重大,要真正获得这些国家政府和运营商的认可,华为需要彻底解决在这些国家担忧的所谓“安全问题”

  最近一周多来,在多个此前宣称已经决定或者正在考虑不采用华为5G设备的国家,情况发生了变化,华为5G业务在西方阵营的僵局开始出现转机。

  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华为采取了不同以往的开放策略。12月18日,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就该事件接受十余家海外媒体采访,回答了各种尖锐提问;12月25日,华为董事长梁华在深圳华为总部对包括《财经》在内的十余家国内媒体详解了华为下一阶段的发展策略。

  梁华表示,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华为会沿着既定业务策略和发展战略继续前行。“不会因为有这些变化而发生改变。”

  多国情况生变

  据英国金融时报12月23日报道,英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O2将于2019年1月测试华为5G设备,英国另两大运营商EE和Vodafone也已开始测试华为5G设备。另一家英国电信运营商Three已与华为签署了价值20亿英镑的5G网络建设协议。英国电信业高管称,禁用华为设备将使5G网推迟9个月至1年。O2发言人表示,尽管围绕华为的争执不断,但公司将继续在伦敦测试华为设备。

  此时离12月5日EE母公司英国电信(BT)发布有关禁用华为设备的决定不到20天。英国电信当时宣布,在EE的网络中,将把华为核心网设备从4G网络中“剥离”出来。同时,将华为排除在竞标5G核心网的名单之外。

  处于事件中心的加拿大的态度也出现了转变。12月19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渥太华公开表态称,是否在加拿大5G网络中使用华为公司设备的决定“应该由专家而不是政治家来做”。

  据彭博社报道,特鲁多称:“这根本不应该是一个政治决定,而应该是专家根据我们的情报和安全机构的建议作出的决定。”

  特鲁多说,专家应该以加拿大情报机关所掌握的信息,以及从“五眼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情报联盟)处得到的信息为基础做出决定。

  捷克国家网络信息安全局在12月19日发布声明,警告不要使用华为与中兴的设备,称这将对捷克的安全构成威胁。第二天,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表示,他已经下令禁止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使用华为手机。

  但仅过两天,捷克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发布一则声明,称捷克国家信息安全局对华为的警告是错误的,该国总理也没有下令禁止使用华为手机。

  捷克国家安全委员的声明主要包括三点:捷克国家网络信息安全局发布的声明并不代表捷克政府的立场,因为捷克网络安全局只是一个独立于政府的组织,该组织发布声明并未经过政府批准;捷克总理对华为的禁令是草率的,并且该禁令并不具备行政效力,所以可以收回;捷克对所有合法外国投资持开放态度,并将继续为其提供有利环境。

  对于这则声明,华为回应称,相信华为在捷克的业务不会受到影响,也不希望这样的无端指责再伤害华为。

  12月25日,华为官方给《财经》记者的海外市场最新进展信息称,目前华为在德国业务一切正常;在法国积极参与运营商 5G 建设;在日本参与运营商 5G 标书答复和实验局测试;新西兰政府对运营商 5G 方案有不同意见,但监管流程尚未走完,新西兰运营商表示正在与政府继续沟通,与华为合作保持不变。

  华为董事长梁华表示,无论哪国电信运营商,如果从商业的角度来衡量,衡量的标准就是产品竞争力、解决方案的优势以及服务水平,这是华为5G电信设备获得市场的基础。脱离以上三要素谈市场,是无本之木。“如果今天客户还没有选择我们,只能说明(我们)还有提升空间。”

  梁华称,华为目前持有1600多项5G 核心专利,占了相关专利的19%。他认为,全球5G的竞争,是价值力竞争,除了技术,考验的是综合成本、能耗、产品竞争力,及商业场景开发等综合能力。

  华为此前公布的数据称,该公司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获得26个5G商用合同,与全球50多个商业伙伴签署合作协议,5G商用基站发货数量超过1万个。2019 年上半年,华为将发布搭载5G芯片的5G智能手机,并将在下半年实现规模商用。

  把“网络安全”作为最高纲领

  欧洲北美等发达国家是否采用华为5G设备意义重大,这不仅可以为华为带来新的市场订单,还意味着华为的5G商业实力被发达国家主流运营商认可,为其他国家和运营商在选择5G供应商时提供参考,极具标杆效应。

  但要真正获得这些国家和运营商的认可,华为需要彻底解决美国为首提出的“安全问题”。他们质疑华为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存在后门,是否威胁了自身的国家安全。

  12月18日,胡厚崑向国际媒体宣布,华为董事会决定,将在未来五年内投资20亿美元加强网络安全。

  12月25日,梁华重申了这一说法。他说,技术变得越来越复杂,网络越来越开放,相应国家对安全的担忧可以理解。华为在“网络安全”方面投入20亿美元的目的也正基于此。“华为已经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业务运营中最高纲领。”

  华为内部有一个专门的委员会统筹整个公司面向各个部门的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按照规划,20亿美元将用于更系统性地构建整个安全可信的高质量产品。同时,还会在新技术发展带来的运营要求之下,对研发与制造、研发与采购、研发与市场等整个体系进行新的构建。

  当《财经》记者问及,此举目的是否是为了说服对华为产品安全有担忧的各国政府或运营商而为之时,梁华回应:“这不是为了应付某一件事情或某一个国家,而是为了客户网络的需求和应对新技术带来的挑战。”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跟相应的国家回到技术层面或商业层面进行更加积极的沟通。”他补充说。

  《财经》记者获悉,华为计划在2019年第一季度在布鲁塞尔建立一个安全中心,作为扩大与其他政府(如加拿大和英国)合作的长期计划的一部分。

  梁华强调,华为未来会把核心精力和资源投入服务好“认可、选择华为的人”。

  既定战略不变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担心,结合这两大因素,华为正处在一个微妙的关键时刻。他们认为,华为此时已经是全球5G创新的第一梯队成员,而电信设备市场是一个全球化程度极高的市场,华为的竞争对手们同样在全球布局,美国和一些国家的围堵,可能会给华为的后续发展带来沉重打击。

  梁华回应称,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华为内部确实有一些考虑,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华为要保持业务、产品发展策略,以及市场策略的连续性,要有信心活下去。

  “并且还要利用这个机会、抓住这个机会来成长。”他说,“为什么这么说?如果在ICT基础设施领域中做到足够好,我认为客户一定会选择华为。如果今天没有选择华为,是因为我们做的还不够好。”

  梁华称,华为还会持续加大研发领域的投入。目前,华为大概每年在研发领域投入150亿到200亿美金。

  针对华为下一阶段是否会改变或调整发展策略或战略的提问,梁华回应称,华为聚焦ICT领域,通过三十年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未来在ICT领域中还要更加聚焦,“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

  他认为,聚焦带给华为竞争力。如果做的足够好,华为生存下来没问题;如果能够抓住这一波数字化和智能化浪潮,华为还有很大可能成长得更好,“这令人期待”。

  运营商业务受阻,华为接下来是否会将更多资源转移投入到手机和企业级业务?针对这个提问,梁华明确表示,华为从2009年开始预研5G,至今已有将近十年的持续投入,运营商业务板块中,5G未来在多个领域多个场景都将有非常大的实际需求,所以,“在运营商领域、联接领域,华为还将加大投入”。

  华为目前有电信、手机和企业业务三大业务板块和云业务(作为第四个新兴板块)。2017年,华为电信设备业务总营业额为2978亿元人民币,消费者业务为2372亿元,企业业务为549亿元。

  梁华表示,消费者业务目前发展势头良好,企业业务和云业务是行业数字化的大机会。几个业务板块联合,构筑了华为作为ICT基础设施平台的实力,因此,各业务板块都将持续加强投入。

  针对华为作为一家全球化的企业,如何在中西方价值冲突的过程中保持平衡的问题,梁华称,华为在17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每个国家开展业务的核心指导是“在当地为当地”,真正为这些国家发展做贡献。他说,不同的国家确实有不同习俗、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他认为,在不同国家不同价值观不同文化之间保持平衡,需要加强三个方面:一是做到开放透明,用西方的思维解决西方的问题,首先要做到的是开放透明;二是合规,在哪个国家经营,就要尊重哪个国家的法律和联合国相关规定,也包括在有些地方运营还要尊重当地习俗;三是尽到应尽的社会责任。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